张利娜工作室-成果展示详细内容

张利娜工作室

欢迎加入张利娜工作室QQ群:962556822

今日访客1

访客总量15026

张利娜工作室

欢迎加入张利娜工作室QQ群:962556822

今日访客1

访客总量15026

首页>成果展示

工作室成果展示

成果展示

人教版选修《中国小说欣赏》第一单元

《水浒传》的情节设计艺术

邢台市第二中学  李燕

导入:《水浒传》的情节具有跌宕起伏和惊险传奇两大特点。

      施耐庵就像一位魔术大师,他能变着法儿吸引住读者,使他们始终怀着巨大的兴趣和热情,关注书中人物命运,追踪故事演变结局。能诱发读者如此浓烈兴味的突出因素,乃在于作者情节设计的独特艺术匠心,是在“奇”和“险”上大做文章。不仅重大事件铺排得龙腾虎跃气势非凡,即使是细小关目也绝不掉以轻心,一样叙写得千曲百折摇曳多彩。

(一)情节的跌宕起伏

    运用“倒插跌转”、“层次递进”、“节律转换”、“悬疑设置”、“戏剧性冲突”等多种方法,筑叠起情节发展的起伏曲折之势,于“情理之中”配制出“意料之外”的传奇色彩。

(二)情节的惊险传奇

     惊险的情节,刺激知觉感官,引起心灵震颤,使读者与书中人物在共处同一种惊吓紧张的状态下,接受了小说给予的无法抗拒的艺术吸引力。《水浒》作者构造惊险情节的手法又分两种:层层追险和急事偏用慢笔。

1、倒插跌转法

    比如,宋公明二打祝家庄失利,按理应立即组织兵力进行第三次进攻。然而,作者于此处突然截住情节发展的趋势,笔锋倒转至登州城二解争虎越狱的叙写,使故事的直线进程来一个回旋跌转,从而筑成文势的屈曲。又如第六十三至六十六回,叙写的是梁山义军攻破大名府救取卢俊义、石秀的故事。在经过奋战,取得降关胜擒索超的一系列胜利之后,本应乘胜进军。谁知却节外生枝,主帅宋江背上长起了痈疽。于是中断主线情节发展,插进张顺去建康请神医安道全的一大段文字,使文势一波三折。这种方法,被金圣叹形象地叫作“横云断山法”。

2、层次递进法

      用徐徐入扣、节节递进、渐趋过渡的方法,铺演出情节的细腻层次,使文势迤逦起伏,金圣叹称之为“月度回廊之法”。

    比如第十五回吴用对阮氏三兄弟的试探说服工作,就是在这种层层铺叙的笔墨中展开的。吴用来到石碣村阮小二家,看到的是“枯桩上缆着数只小渔船,疏篱外晒着一张破鱼网,倚山傍水,约有十数间草房”。文气舒缓,一派衰破的渔村景象。接着,又细细地勾描出三兄弟的长相穿戴以及各自的个性特色。这一段文字也很细致,但未进入正题。水阁饮酒,吴用提出要十多斤重的鲤鱼,是为谈话向正题过渡设下一个悬扣。然后从解开悬扣着手,步步递进,直逼到三阮主动说出“若是有识我们的,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才正式进入主题。然而刚一接触正题,话锋就又被吴用从正面试探引向反面测验,提出了抢夺晁盖财富的建议,自然遭到三阮拒绝。经过一正一反的探察考查,证明三阮确实是可信赖的伙伴,到这时,吴用才把请三阮入伙的底牌亮出。一场以谈话为主的思想说服工作,竟然写得如此波诡云谲、引人入胜,难怪金圣叹要赞为“非人之所能”的杰作了。

      再请看第五十四回“黑旋风探穴救柴进”的叙写。高唐城破后,救柴进该是小事一桩了,简单些,几百字即可交待清楚。可是,施耐庵却绝不马虎,他笔意恣肆写得极富波折层次。第一层,释放了监中所有狱犯,就是不见柴进;第二层,搜遍牛房,找到了柴皇城、柴进的一家老小,就是没有柴进;第三层,从狱卒口中得知柴进在一口八九丈深的枯井里,却是不知死活;第四层,李逵下井,摸到的是一堆骸骨,然后才摸着口内微微声唤的柴进;第五层,李逵第二次下井,这才救上了“头破额裂,两腿皮肉打烂”的柴进。层层推进的文字,使读者在极度焦虑渴望中,期待着结局的到来。

      金圣叹赞赏“鲁智深野猪林救林冲”的情节,写得“诡谲变幻”,“第一段先飞出禅杖,第二段方跳出胖大和尚,第三段再详其皂布直裰与禅杖戒刀,第四段始知其为智深。”要知道,这样分明的层次刻画,完全是由现实生活中的行动逻辑决定的。薛霸高举水火棍朝林冲脑袋劈下去的刹那,棍被隔丢,此时他首先感到和看到的当然是飞到面前的一条铁禅杖。接着和尚跳了出来,然而两个公差于惊心骇目之中,是只能感到和尚形体的胖大,而来不及辨认清楚和尚的装束服饰。等两人惊魂稍定,看清了和尚的打扮,却并不认得这个和尚是什么人。最后由林冲“闪开眼看”,这才交代出是鲁智深。一步接一步,一层连一层,像生活一样的细腻逼真,又呈现出情节、构思变幻多姿,出人意外的艺术风采,显示了作者无限丰富的生活积累和令人心折的艺术创作功力。

3、节律转换法

    通过不同气氛的场面的交错,或者具体冲突形式的转换,使情节布局呈现出张弛、紧松、疏密相间的节奏感,从而使读者在故事的律动中获得愉悦和兴奋。

    比如第十二至十七回是杨志的小传,作者写来是悲喜相继、祸福交加。杨志争取复职的努力受挫,盘缠使尽困居客店。万般无奈,把祖传宝刀货卖,偏又遇上泼皮牛二纠缠不休。一时性起杀死牛二沦为杀人犯,写尽了壮士穷途末路的失意和悲愤。然而,刺配大名府,杨志却又因祸得福,受到了最高长官梁中书的宠爱。教场比武出尽了风头,前景展现一片灿烂。当然了,从情节主线的发展来看,这一段描写的用意,仅在于为智取生辰纲埋下伏线。调配不同气氛的场面,使之形成不同的感观,它的艺术感染力正如金圣叹所说:“天汉桥下,写英雄失路,使人如坐冬夜;紧接演武厅前,写英雄得意,使人忽上春台。咽处加一倍咽,艳处加一倍艳。”(金批《水浒传》第十一回)

    请再看第四十二回。金圣叹称赞这回文字写得“险妙绝伦”。其艺术成功主要在于情节铺叙的疏密相间。宋江回家取父,被官兵追赶,逃入还道村,躲进了玄女庙的神厨。搜捉宋江的过程被作者叙写得极为错落有致。第一段写都头赵能赵得两搜神厨,气氛紧张,情景骇逼,可谓风雨如磐,惊人心魂。第二段宋江梦受天书,耳听莺声燕语,眼观奇花异草,气氛宁静场面整丽。第三段李逵等前来救应,宋江逢凶化吉,兄弟相见欢喜。气氛松快,场面喧动。三段文字,三样笔法,熔铸成能有效引发读者审美情感涟漪起伏的情节律动。

4、悬疑设置法

    在故事铺叙的紧要关头,突然停拍煞住,构成悬念,从而使情节发展出现一断一续、摇曳多姿的波折。

    如第二十八回武松被押上安平寨点视厅,管营喝叫“兜拕的背将起来”先打他一百杀威棒。当执行军汉拿起棍子刚要下手时,管营却忽然改了口“且寄下这顿杀威棒”,一百杀威棒被免掉不打了。之后,一连几日对武松都是好酒好肉管待,还特意请进上等牢房安歇。闷葫芦里究竟装的是什么药?不仅武松心里委决不下“忍耐不住”,就是读者也按捺不住迫切地想知道其中的悬疑奥妙。

      如“智取生辰纲”的故事,更是作者运用一系列悬念的设置,巧妙地结撰而成。七星聚义商量夺取生辰纲,用什么方法夺取?文中没有明说,只是吴用与晁盖咬耳朵“如此,如此。”设下了一个大悬念。杨志等十五人来到黄泥冈树荫下时,松林里同时也出现了一字儿摆着的七辆江州车,是大悬念下的第一个小悬疑。没半碗饭时又来了一个挑担卖酒的汉子,是第二个小悬疑。七个贩枣子客人吃了酒没事,而杨志等人却一个个都昏倒在地,是第三个小悬疑。七辆江州车装上十一担金珠宝贝推走了,故事就在这第四个小悬疑中结束。然后,由“我且问你:这七人端的是谁?”的说书人口吻,把大小谜底一一揭开。这种写法,使文章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既成功地写出了“智取”这一特色,又让读者在疑惑期待中,怀着极大兴趣来探究事情的原委和真相。杨志醒来,深感有家难奔有国难投,于是撩衣破步,望着黄泥冈下便跳。这一回的文字到此突然截住,这又是《水浒传》中普遍使用的回末悬念法,它继承自宋元时期的“说话”艺术。

5、戏剧性冲突

    运用“误会”“巧合”“戏闹”等手法,使情节的设置奇波翻涌,十分富于戏剧性。

     比如第四回,鲁达打死郑屠,逃到代州雁门县,正挤在人丛里听人读通缉他的榜文,突然有人从背后把他拦腰抱住,扯离人群。原来不是别人,就是鲁达救助过的金老。真是巧遇。但巧而不诞,写得十分自然。接下去,一场风波由此引出。金老请鲁达至家酒食款待。忽然间,二三十个手执木棍口喊捉贼的汉子打了进来。原来是金翠莲丈夫赵员外,因不明真相而造成的一场误会。可就是这“巧合”和“误会”引起了鲁达人生道路的极大变化,由一个在逃的提辖军官,成为五台山出家的智深和尚,在情节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契机作用。鲁智深不守戒规大闹了五台山,被智真长老遣送去东京大相国寺。途经桃花村,遇上了小霸王周通强娶刘女一事,他仗义解救,而用的却是“戏闹”的方式。

      首先,他骗取刘太公相信他会“说姻缘”劝转对方。莽和尚自称会说姻缘,就已令人发噱。怎样“说姻缘”呢?但看他来到新房,将戒刀放在床头,禅杖倚在床边,脱得赤条条地钻进帐子坐在床上。小霸王周通帽儿光光来做新郎,迎接他的是黑洞洞一盏灯也没点的新房。于是只得一头叫娘子一头摸。“摸来摸去,一摸摸着销金帐子,便揭起来,探一只手入去摸时,摸着鲁智深的肚皮,被鲁智深就势劈头巾带角儿揪住,一按按将下床来”。“骂一声‘直娘贼’,连根带脖子只一拳,那大王叫一声‘做甚么便打老公?’鲁智深喝道:‘教你认的老婆!’拖倒在床边,拳头脚尖一齐上,打得大王叫救人”。刘太公等闻声前来时,看到的是“一个胖大和尚,赤条条不着一丝,骑翻大王在床前打。”这真是令人绝倒的一幅精彩无比的“说姻缘”图。

6、层层追险法

      如第三十七回写宋江在揭阳镇的遭遇,就是这种手法的典型运用。宋江资助病大虫薛永冒犯了镇上一霸的穆家兄弟,镇上所有的酒铺客店都被通知不许供给宋江等吃喝住宿,第一险;眼看红日西沉,天色昏暗,宋江等无处可以栖身。好不容易投宿到一家庄院,却冤家路窄,偏偏是对头的家里,第二险;宋江等慌忙挖开后壁逃了出去,却是“不到天尽头,早到地尽处”,前面一条大江拦住。后有追兵,前无去路,第三险;绝路中芦苇丛里一只小船摇了出来,宋江等急忙上船。当三人庆幸终于摆脱了这场灾难时,一把明晃晃的板刀已被梢公从舱板下摸出来了。正是“万里横泉无旅店,三魂今夜落谁家”。定然有死无生了。确是层层追险,险到了绝处。

7、急事偏用慢笔法

      如第六十五回,宋江领兵攻打北京城,突然背上长痈,生命危急。张顺奉命去建康请神医安道全。救人如救火,救宋江则更非一般。因此“急”是书中人物和读者共同的心理。急煞人的事情,作者却偏偏要在“慢”字上做文章。他不让张顺一帆风顺直达建康,而是一路之上险情迭起。刚到扬子江边就遭抢劫,差一点吃了板刀面;甫能见到安道全却又被烟花李巧奴阻拦,又不得不行凶杀人;回途的船上则又杀死张旺,除害报仇。几经波折,等安道全赶到梁山时,宋江已是“口内一丝两气”了。正如众好汉所叹“险不误了兄长之患”。写的就是这个“险”。情节的曲折惊险,把读者焦急忧虑的心情,提升到最高度,从而使这一段描写紧扣读者心弦。

      又如第四十回。宋江、戴宗被蔡九知府以谋逆罪定为死刑。谋逆之人,决不待时,第二天就要押赴市曹斩首。幸有黄孔目的周旋,延迟了五日。第六日一到,已是山穷水尽了。宋江、戴宗的性命如何,梁山义军能否及时赶来搭救?令读者忧急万分。可作者此时却偏偏不急于向读者交底,反倒是不厌其详地对宋、戴二人绑赴法场前后过程,作了方方面面的铺叙。先叙写了牢狱外各种准备布置的情况:清晨打扫法场,饭后点起士兵、刽子手牢前伺候,巳牌时分狱官禀请监斩,孔目呈犯由牌判斩字,最后还将贴犯由牌的芦席也写了出来。接着细写如何打扮牢里的宋、戴二人:把两个人绑起,将胶水刷了头发,绾个鹅梨角儿,各插上一朵红绫子纸花,青面圣者神前,各与了一碗长休饭、永别酒。然后再叙宋、戴在法场上的情景:二人被押到十字路口,枪棒团团围住。宋江面南背北,戴宗面北背南,纳坐在地。只等监斩官来开刀。接着又把围观众人如何仰面细读犯由牌的情况描述了一番。洋洋洒洒,面面俱到,一笔不漏。终于知府来到,只等午时三刻行刑了。一般地说,写急事笔墨不宜繁多,以免缓解文势。可《水浒传》的作者却反其道而行之,急事偏多用笔,出现了相反相成的艺术辩证效果,使忧急的情势得到了极度的渲染。

    总之,情节是为塑造人物性格服务的。《水浒传》情节的惊险曲折,是建立在充分展示人物性格的基础之上的,情节和人物血肉连结。因此《水浒传》的情节是真实的、丰富的、也是典型的。


版权所有©河北省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中心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红旗大街469号

邮编:050091

冀ICP备180110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