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利娜工作室-成果展示详细内容

张利娜工作室

欢迎加入张利娜工作室QQ群:962556822

今日访客1

访客总量15026

张利娜工作室

欢迎加入张利娜工作室QQ群:962556822

今日访客1

访客总量15026

首页>成果展示

工作室成果展示

成果展示

《水浒传》的人物刻画艺术

邢台二中  李燕  2020.9

导入

    金圣叹说:“别一部书,看过一遍即休。独有《水浒传》只是看不厌,无非他把一百八人性格都写出来。”写出人物性格,正是塑造“典型环境中典型性格”的现实主义创作原则的体现。

    《水浒传》作者借助于多种艺术手法的运用,创造出了“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气质,人有其形状,人有其声口”的具有鲜明个性的人物典型,无疑地应是明初文坛上,我国古典小说现实主义创作成熟的一面光辉旗帜。


一、通过语言行为刻画人物性格

    《水浒传》中主要英雄形象的塑造大都采用此法。

     例如,少年英雄史进,书中对他的叙述性介绍,只有“刺着一身青龙,银盘也似一个面皮,约有十八九岁”的简略几句。单凭这几句描述,人物形象是扁平的。作者为他设置了行为表现的两次机遇。一次是使棒时,棒法受到王进批评。好强的他口喊“你来,你来!怕的不算好汉!”抡着风车儿似转的棒与王进比武。不料被王进一棒打翻,虽然尴尬难堪,却并不恼羞成怒,而是爬将起来,立即虚心拜王进为师。这时,一个年少气盛而又心地纯正的英俊少年,才站立在读者的面前。

      然而,他的更为感人的英雄特征——侠胆义气,则是在一次“困境”中,通过独有的行为显现出来的。他以义气为重释放了少华山的陈达,之后,便与朱武等热情结交常相往来。中秋之夜四人同在史进庄上赏月饮酒,消息走漏,被华阴县官兵团团围住。是做出卖朋友的猪狗?还是做义深似海的好汉?最大的困境考验着史进——交出朱武等三人,史家产业和清白名声都可保全,抗拒不交遭受到的必将是家毁人败。史进果然情重如山,他义无反顾地烧毁庄院,杀散官兵,救出三人,实践了“我若是死时,与你们同死,活时同活”的铿锵誓言。从此,九纹龙史进,便以其独有的个性活动在梁山群雄之中了。

    其他如林冲、武松、宋江等骨干英雄形象的性格塑造,主要也都是在最为棘手、最为不幸的困境中,通过人物壮烈行动的描述来完成的,读者可以举一而反三,在此就不多赘述了。

二、通过捕捉细节显示人物个性

      生动典型的细节是使人物获得血肉灵气,让人物活起来的不可忽视的艺术手段之一。《水浒传》作者在准确把握人物基本性格的前提下,善于描绘人物的某一细小动作,或某种隐蔽的神态变化,以突出人物的某一方面特征。如第三回:鲁达、史进、李忠在潘家酒楼遇到受辱卖唱的金老父女,鲁达掏出随身所有银子相赠,并要求史、李也以银相助。请看作品描写两人的取银动作:史进“去包裹里取出一绽十两银子,放在桌上。”而李忠则“去身边摸出二两银子”。一个爽快地一取就是十两,一个慢慢地摸才拿出二两银子。史进重义轻财的豪爽气质与李忠小气抠索的个性特点,逼真地传达了出来。

又如第九回,林冲与洪教头比武。柴进拿出二十五两一锭银子作为比赛赏头。洪教头一则要争这个大银,再则求胜心切,于是“把棒来尽心使个旗鼓,吐个门户,唤做把火烧天势”。而林冲则“横着棒,使个门户,吐个势,唤做拨草寻蛇势”。通过两种不同棒势的细节描叙,生动地展现了前者“骄愤之极”与后者“敏慎之至”的个性特点。

    《水浒传》的细节设计,符合人物的身份秉性,因而是真实的,富有生活气息的。它能增强艺术形象的生动性、逼真性和感染力。

三、运用心理描摹技法揭示人物心灵

     人物的言行是人物内在心灵的外在表露,而人的内心世界与客观生活一样,充满着复杂矛盾,处在不同的境况条件下,就会有不同的心态表现。因而要塑造出活生生的人物形象,作者的笔端就必须深入人物的心灵,揭示出支配其言行的心理因素。

     《水浒》作者的心理摹写技巧是十分高明的,在运用心理描写刻画人物性格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可说是我国早期长篇小说中,最为突出的一部。

      例如对梁山泊第一任头领王伦的刻画。王伦是个落第秀才,既无文才又没武功,完全是个绊脚石人物。作者对此人着墨不多,而形象却极其鲜明,用的是揭其肺腑心肝的手法。

      林冲之前,王伦也曾收容过不少犯大罪来避难的好汉,唯独对柴进举荐的林冲,左推右辞不肯收留。什么因素在作怪?这里,作者用一段较长的文字,对王伦难以明言的复杂心境作了深刻揭示:“我却是个不及第的秀才。...我又没十分本事,杜迁、宋万武艺也只平常。如今不想添了这个人,他是京师禁军教头,必然好武艺。倘若被他识破我们手段,他须占强,我们如何迎敌?不若只是一怪,推却事故,发付他下山去便了,免致后患。只是柴进面上却不好看,忘了日前之恩,如今也顾他不得。”原来担心林冲的武艺高强,日后要碍及他的寨主权位。

      可是,说也奇怪,当武艺与林冲一样不凡的杨志出现时,他却又一反前态,千方百计地想把杨志留下。请看王伦这一行为矛盾的心理依据:“若留林冲,实形容得我们不济,不如做个人情,并留了杨志,与他作敌。”原来他要利用杨志对抗林冲,变消极为积极、被动为主动。硬要赶走林冲,不仅阻力重重,也有损于自己的声誉;搞一个力量对消,既使各方面满意,又有利于巩固自己的寨主地位。可叹,这位秀才的学识心计,全都用在如何对付山寨内部争权夺利的歪道上了。

       通过对王伦的一副鸡肚肠的描述,一个嫉贤妒能、胸襟浅狭、背恩弃义而又狡狯刁猾的陋儒形象,就深深地刻印在读者脑海中了。

       用长段文字对人物内心作静止深入剖析的方法,在《水浒传》中是不多的。大量的则是通过人物行为动作的白描,以透露人物深曲隐蔽的内心世界。请看第二十一回。宋江被阎婆生拉硬拽至家。楼上的阎婆惜原本无聊地倒在床上,突然听得母亲一声“我儿,你心爱的三郎在这里”,便飞也似地跑下楼来,等看清来的是宋江,旋即转身上楼又倒在床上了。这就是李贽所评“不惟能画眼前,且画心上”的一段以形传神的绝妙文字。阎婆惜一下一上的行动,把她厌弃宋江热恋张三的心思透露无遗。

        第四十五回“石秀智杀裴如海”中的心理描写更有特色。作者把石秀当作一个监察哨,通过他的眼睛,让一幕幕故事演化出来,随后又以心理剖析的方式,写出他对眼前所见情况的分析判断。他从潘巧云赞美裴如海的神情语气中,感觉到了某种不正常的苗头,“自肚里有些瞧科”。接着,从布帘里张看到“和尚两只眼涎瞪瞪只顾看那妇人身上,妇人也嘻嘻笑看着这和尚”的情景,进一步证实了怀疑,于是作出了“原来这婆娘倒不是良人”的判断。等到潘、裴相约,潘去报恩寺烧香回来,石秀对二人的私情已是一本清账“自肚里已知了”。但是证据还没有抓着。在石秀高度警惕的心态下,头陀五更敲响的木鱼声,使他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于是一场奸情全让他从门缝里窥见了。由于杨雄的糊涂,石秀反被潘巧云诬屈,为辨明真相,终于智杀裴如海,大闹翠屏山。石秀精细、冷峻、狠辣的性格也就在事件演化与人物心理的交织促进中,得到了精彩的刻画。

四、运用比衬手法彰显人物魅力

    《水浒传》作者是在有意识地运用比衬手法,使发生在不同时间地点的相同相似故事,遥相映照,同中显异或相得益彰地表现出人物丰富的个性,及彼此间的细微差别。

      试以武松与李逵的杀虎为例:武松打虎是不得已的自卫。山神庙前看到官司榜文,得知真的有虎时,武松曾想转回酒店,实在是怕酒家耻笑有失好汉脸面,才使性带酒硬着头皮上山的。所以风过虎来时,他不是镇定迎击,而是叫声“啊呀”从青石上翻滚了下来,被半空撺扑下来的大虫,惊得酒都做冷汗出了。由于慌急,尽平生气力打下去的一棒,竟打在枯树上折做两截。然而,武松毕竟英雄神威,一顿拳脚结果了大虫。老虎打死了,他的手脚也酥软了。这时,他不敢再逞能了,立即决定挣扎着下冈,怕的是“倘或又跳出一只大虫来时,却怎地斗得他过”?由于武松的打虎是被迫自卫,所以作者时时扣住了打虎过程中,人物瞻前顾后的矛盾心态,从而既写出英雄的神力,又显示了他机警沉着、快捷过人的个性特点。

      再看李逵,千辛万苦地把老娘背上了沂岭,一个疏忽,老娘惨死虎口。怀着极度的悲愤,李逵一夜之间连杀了子母四虎,杀得主动积极干脆利落。他甚至钻到大虫洞内,尽平生气力朝母大虫粪门一戳,连刀把都送进虎肚中去了。这的确是李逵的杀虎方式,显示出他不顾一切的胆量和蛮勇,同时也烙上了他所独有的粗鲁莽撞的印记。

金圣叹评得好:“二十二回写武松打虎一篇,真所谓极盛难继之事也。忽然于李逵取娘文中,又写出一夜连杀四虎一篇,句句出奇,字字换色。若要李逵学武松一毫,李逵不能;若要武松学李逵一毫,武松亦不敢。各自兴奇作怪,出妙入神。”

      又如,第八回写了林冲发配,董超薛霸野猪林行凶,得鲁智深相救的故事,第六十二回又写卢俊义起解,董超薛霸故技重演,林中杀人,幸得燕青救援。前后二段押解文字,几乎完全相同。然而,前者薛霸手起棍落之时,飞出来的是一条铁禅杖,后者飞过来的则是一枝急似流星的雕翎弩箭。  “鲁智深大闹野猪林”与“放冷箭燕青救主”,同中显异遥相映衬,鲁智深救人救得雄阔威风,燕青救主救得伶俐巧捷。

      《水浒传》中的英雄形象,大多是在相互的比照映衬中,更趋丰富完善的。作者有意识地给人物以配对搭档的安排,使二者相映成辉或各显特色。

      朱仝和雷横是一对,都是郓城县的都头,遇事总是一起出场。他们有两次大的合作行动,即捉拿叛贼晁盖和杀人犯宋江。两人都与晁、宋朋友交厚,出于义气也都有放走晁、宋的心意。然而表现在具体的行事动作中,却是朱仝处处高过雷横一着,不露痕迹地放了人又见了情,显示出“朱仝巧、雷横拙,朱仝快、雷横迟”的不同个性特色。

      金圣叹评武松:武松天人者,固具有鲁达之阔,林冲之毒,杨志之正,柴进之良,阮七之快,李逵之真,吴用之捷,花荣之雅,卢俊义之大,石秀之警者也。

鲍鹏山评鲁智深:108将中唯一给人温暖和光明的人

    就做事而言,鲁智深有两个特点:一是做前三不——不惹事,不生事,不怕事。二是做后三不——不悔,不怨,不惜。(不悔已做的,不怨受惠的,不惜失去的。)

    他有一句格言:杀人须见血,救人须救彻。

    金圣叹曾用四个遇字说鲁智深:遇酒便吃,遇事便做,遇弱便扶,遇硬便打。

    智真长老一眼看出他的真善和慧根:上应天星,心地刚直,将来证果非凡。

    八月十五中秋夜,在杭州六和寺,鲁智深听到钱塘江潮声大作,如雷鸣战鼓铺天盖地而来,寺中僧人告诉他那是潮信。智深忽然想起师父智真送他的偈语:“逢夏而擒,遇腊而执,听潮而圆,闻信而寂。”果然应验了活捉夏侯成,生擒方腊。智深拍掌笑着问明圆寂之意,笑道:“既然死乃唤做圆寂,洒家今夜必当圆寂。”于是,他沐浴更衣,写了颂语,焚一炉好香,盘腿打坐,圆寂涅槃。留颂曰:“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结束语:精读名著,剖析手法,提高小说阅读的鉴赏水平。


版权所有©河北省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中心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红旗大街469号

邮编:050091

冀ICP备1801101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