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贺书工作室-教师文章内容

田贺书工作室

欢迎加入田贺书工作室QQ群:962556822

今日访客1

访客总量67164

田贺书工作室

欢迎加入田贺书工作室QQ群:962556822

今日访客1

访客总量67164

首页>教师文章

工作室教师文章

教师文章

《朝花夕拾》阅读引领材料一

 

认识一群你从未遇到过的人

河北省名师田贺书工作室  杨慧莹

 

亲爱的同学们,杨老师将带你一起读鲁迅先生的《朝花夕拾》,它是一本散文集,原是陆续载在杂志《莽原》上的《旧事重提》,共有十篇。一看到这个题目,你就明白了吧,其中写的是一些“旧事”,“朝花夕拾”字面的意思是早晨开的花傍晚拾起来,在这里它是什么意思呢?我想,你懂的。

写到“旧事”,当然免不了写到“旧人”,跟随鲁迅先生的笔,我们会认识一群你从未遇到过的人。

 

一个保姆

先来认识鲁迅先生小时候家里的一个女工,她的名字叫“阿长”,我想你的爸爸妈妈给你起名字时一定绞尽脑汁、千挑万选,说不定发动了你家的“东西两院议员”,再加上“七大姑八大姨”,要为你起一个寄托着美好寓意的名字。这“阿长”为啥被别人唤作“阿长”呢?你来猜一猜。姓“长”?不是。长得“长”?不是。原来呀,是先前的先前,(用英语说是long long ago),家里有个身材高大的女工叫阿长,那是真阿长,后来鲁迅先生所写的这个女工来补真阿长的缺,大家叫惯了,就叫她“阿长”。

这个阿长是个什么样的人?先让我们来放飞一下想象力——假如你有一个这样的保姆:

她生得黄胖而矮,她有两大爱好:一是“切切察察”说闲话,院子里、角落里,你时常看见她向人们低声絮说着什么,还竖起第二个手指头,在空中上下摇动,或者点着对手或自己的鼻尖;二是向你妈妈告状,你上午拔了一株草、翻了一块石头,下午你妈妈就知道了。夏天这么热,你这保姆每晚和你睡在一张床上时,总是伸开两脚两手,在床中间摆成一个“大”字,你推她、叫她,哪怕你使出降龙十八掌,人家照样做她的“春秋大梦”。

还有呢……

你心里一定想:这就够讨厌的了!还有?这样的保姆你是不是一天也受不了?好家伙,这是在你身边安了一个嚼舌根达人、活体监控、抢地盘大睡神呀!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保姆,鲁迅先生却对她产生了敬意,饱含深情地写到:“仁厚黑暗的地母呵,愿在你怀里永安她的魂灵!”

你很吃惊吧?脑子里冒出了N个问号吧?去读《阿长与<山海经>》,自己去找答案吧!

 

两位老师

有人统计过,鲁迅先生的作品里只写过三位老师,《朝花夕拾》里有两位。

我们先来上图:



寿镜吾藤野先生

你能从图片中猜到关于两位老师的哪些信息呢?

第一位是他上私塾三味书屋时的老师寿镜吾先生,第二位是他在日本仙台医科学校就读时的日本老师藤野先生。

一说到私塾先生,你会想到什么样的形象呢?没错,拿着本竖排版古书,站在前面摇头晃脑地背,下面是几个毛头小孩儿,也摇头晃脑、咿咿呀呀。背的是啥?瞧瞧《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写的:

“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笑人齿缺曰狗窦大开”

“上九潜龙勿用”

“厥土下上上错厥贡苞茅橘柚”

“铁如意,指挥倜傥,一坐皆惊呢;金叵罗,颠倒淋漓噫,千杯未醉嗬……”

这些对于孩子们来说,听起来像“咒语”,读起来像“天书”呀。

对了,私塾先生还人手一个体罚学生的武器——戒尺!

这寿镜吾老先生是城中“极方正,质朴,博学”的人,他怎么教孩子们这些莫名其妙的“咒语”“天书”,这老先生生起气来打不打人?

去读《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吧!

在说这日本先生之前,我们先来看一张图片。

李小文.jpg

李小文

2014418日,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李小文在中国科学院大学做讲座时被拍的一张照片走红网络。照片里,他黑衣蓄胡、光脚穿布鞋,被网友称为“仙风道骨”。有网友觉得李小文是现实版的“扫地僧”:“一个沉默、不起眼的小角色,却有着惊人天分和盖世神功。”

鲁迅先生的这位日本老师藤野先生也不讲究穿戴,冬天穿着一件寒颤颤的旧外套,上了火车,管车的疑心他是扒手,各种暗示明示叫车里的客人小心些。对这样的一个老师,鲁迅先生却在许多年后还在房间里挂着他的照片,“时时记起他”,给予他极高的评价:“在我所认为我师的之中,他是最使我感激,给我鼓励的一个。……他的性格,在我的眼里和心里是伟大的,虽然他的姓名并不为许多人所知道。”

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故事?一个异国的老师何以让鲁迅先生记忆这么深刻,给予这么高的评价呢?难道他有“惊人天分和盖世神功”?

《藤野先生》会告诉你答案。

 

一个好友

你有没有这样的朋友:刚开始认识时,你俩互相瞅着都不顺眼,一见面就是“互怼”,火药味超级浓。鲁迅先生在日本求学时就有这样一位朋友,老师根据《范爱农》这篇文章还原了一下二人的对话,一起看看——

鲁迅:我觉得咱们应该发电报到北京,一定要痛斥满政府的无人道。

范爱农(立刻):杀的杀掉了,死的死掉了,还发什么屁电报呢。

鲁迅:那么徐锡麟就白白死掉了吗?

范爱农:不然我们能怎样?发个屁电报有什么用?

鲁迅:什么有用没有?我看你不过是害怕而已吧。你是胆小鬼,我们却不害怕,必须要发电!

范爱农:这和怕不怕有什么关系?

鲁迅:自己的先生被杀了,连打个电报都不敢,真是。还是听大家的意见吧。

(主张发电的居多,大家商议要推出人来拟电稿。)

范爱农:何必推举呢?自然是主张发电的人啰……

鲁迅:发电的人必须深知烈士的生平,你是徐先生的学生,比别人的关系更密切,心里更悲愤,你做出来才更动人。

范爱农:主张发电的是什么,现在为什么要我来做?

鲁迅:你不是服从大家的意见吗?你是最合适的人啊!

范爱农:既然你这么希望发电,你心里也很悲愤,你做才对呀!

……(此处略去N字)

在这之后,鲁迅愤愤地想:天下可恶的人,当初以为是满人,这时才知道还在其次;第一倒是范爱农。中国不革命而已,要革命,首先就必须把范爱农除去。

瞧瞧,在鲁迅心中范爱农成了革命道路上一个大阻碍了!

这样一对“互怼”的人,许多年后在故乡再次相逢,发生了什么故事呢?他们是不是冰释前嫌了?范爱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两个庸医

先来看个漫画。

1.jpeg

12

3

4.webp5.webp68




笑过之后再想想,是不是觉得挺可怕的?庸医要命呀!

《朝花夕拾》中有一篇《父亲的病》,写的鲁迅为父亲求医的事,遇到的是两位“名医”。

“名医一号”,据舆论说,用药就与众不同;据舆论说,这就是其神妙之处。看来,在人们的“传说”中,这位“名医”像“神医”呀。神妙在何处呢?大家都知道,中医用药是需要有药引的,是引药归经的俗称,指某些药物能引导其它药物的药力到达病变部位或某一经脉,起“向导”的作用。瞧这位神医的药引:芦根、梧桐叶、甘蔗,前两个没啥特殊要求,甘蔗要经霜三年的。但是,这些统统没有见效,“名医一号”终究没有战胜父亲的病。

“名医二号”怎么样呢?这位的药引就更神妙了:蟋蟀,挺平常的吧?药方上注了小字:“要原配,即本是一窠中者。”它们也没有结婚证,老天知道哪对蟋蟀是原配!这位的丸药也相当有特色,听听名字就与众不同:败鼓皮丸,你猜猜是用什么做的?

用这些奇特的药引和丸药,到底治没治好父亲的病呢?

 

 

一个邻居

鲁迅先生童年时,曾有过这样一位邻居,大概是夫家姓“衍”,人称“衍太太”,在孩子的心目中,这位太太着实好得很呢。

冬天水缸里结了薄冰,孩子们捞着吃,被妈妈看见,一顿好骂,并且“监禁”半天。如果被衍太太看见了,不仅不骂,还会和蔼地笑着说:“好,再吃一块。我记着,看谁吃得多。”

玩时不小心把头碰肿了,被妈妈看见,还是一顿好骂。衍太太却决不埋怨,立刻用烧酒调了水粉,搽在疙瘩上。

父亲去世时,这位“精通礼节”的妇人在旁出主意,应该给父亲换衣服等等,在父亲快断气时,她不断地催促鲁迅要大声叫父亲。

怎么样?看起来是一位不错的邻居吧?“看起来不错”,是不是真的“不错”呢?好好读读《父亲和病》和《琐记》中有关衍太太的部分,看看这位邻居的“真面目”吧!

 

一个可爱的鬼

看到这儿,你一定很吃惊吧。你心里想:老师,您不是带我我们认识一群你从未遇到过的人吗?怎么扯上鬼了?怪吓人的。

一说到鬼,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害怕。我小时候走夜路,常常觉得路旁草丛里潜伏着不知名的小鬼,不定在某一时刻就冒出一个青面獠牙的家伙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想跑吧,又怕引起鬼的特别注意,于是目不斜视急急地走,脊背发凉。终于走到家门口时,看到家里的灯光,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家门,赶紧回身插门,甚至想像关门的那一刹那一个鬼扑在了门上。晚上独自在一屋里睡,胆战心惊拉上窗帘,总觉得玻璃窗外有闪着蓝光、绿光、红光的许多双眼睛在看着我,等着灭灯的那一刻。先用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蒙好,然后蜷在被子里伸出胳膊拉灭了灯,实在憋得难受,就把被子掀开一个小角,把鼻子放在那儿,赶紧吸几口新鲜空气再蒙好。无数个夜晚,都是这样过来的。等到了成年之后,看了些鬼片,晚上照镜子时,常怕镜子里我的后面忽然出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但是,你放心,鲁迅先生没有《朝花夕拾》里讲鬼故事。他所说的“鬼”是人扮演的“鬼”,不是真的“鬼”。他细致描写了书中、戏中、迎神赛会中“某鬼”的形象,不仅活化出它的样子,还把戏中它的台词记了下来。这是个“鬼而人,理而情,可怖而可爱”的角色,“他爽直,爱发议论,有人情”,而且鲁迅先生认为,“要寻真实的朋友,倒还是他妥当”。

什么什么?这鬼适合做朋友,那咱可真得认识一下他去,这个鬼就是——无常(白无常)。

(以下图片依次为:庙里的白无常、影视剧中的黑白无常、化装舞会上的黑白无常、绘画作品中的黑白无常)


鲁迅先生笔下的无常到底是什么样儿的呢?

无常1无常2无常3无常4

版权所有©河北省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中心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红旗大街469号

邮编:050091

冀ICP备18011017号-1